2013/3/10

Announcement  

Site changed!

2012/12/31

dis-course/ ex-cuse  

最近天氣冷得出奇,一場大雨灑盡冷空氣,然後又回暖,迴環往復,使陽光有時顯得過份橙黃。

只談自己的日記頁

已經沒有勇氣執筆書寫,早前實實在在用藍色原子筆抄在白畫紙冊給黃教授的詩頁,自那天起便沒有再揭過。我只能在熒幕寫寫停停,停停寫寫。

節日的氣氛,其實是夕,耀眼得很,就似大廈遮住的陽光,你往前踏一步,它便露面了,突如其來,叫人睜不開眼。

趕在新年以前大吵了一場,讓媽辭職,把開花的圓形B色餐桌扔出家門,搬來不知從哪撿來的長方桌,更符合人體工學,方便我伸展雙臂敲字粒。

昨日我在屯門圖書館對出空地,一對熱吻的戀人樓下,吃了幾陣風,先吃了OK的韓式烏冬,後喝了貢茶。

回家赫然發現零碎得以重新整合,太遲了,是乞來的愛情。然時間在生命中根本不曾流逝。我還是我,整理家居的習慣隨著母親的小行為、家的小改變再襲,我把書山分拆,把回憶(文娛活動小冊子)和未來(新筆記本)倒置,更方便自己存取。

他還是偶然來襲,昨夜夢迴中,竟然還有E,雙E。有時候就得佩服大腦,在累跨的我熟睡時處理掉那麼多垃圾,包括收服奶茶的抗睡分子。

昨夜看了舞出真我,又是男人,今天看完了昨日的losing the city險些又屈服於黃碧雲的筆下:love, hope, concern; hope is somewhere out there and even not there.混雜讓我放開的周國賢和那個FUNKY得很的MIKA, O-LA-LA,借了norton Eng Lit. Hist, 又得加把勁了

愈接近自己,就愈得往後退,沒想到挖井是個剪紙的過程,而我不知道是剪刀,還是紙緣比較鋒利。我是複製人,複製動物: 鹿(驚)->狗(憐)->雞蛋(未知的硬殼); 又似被燙斗燙著,太淺了燙不直、太久了就留下瘡疤。

複製你: 每隔一段日子便開始厭倦公文,那些乖孩子,那些工作紙、同事、父母...然後我就會懷疑自已畢業以後怎樣養活自已,然後就會覺得選科選對了,背後是多麼荒謬的邏輯!如果你在讀,我不介意表白,就只限於此。

每次進入地鐵車廂,都想蹲下來,回復在母親子宮內的姿勢,彷彿自我就好此渺小。那兩扇門跟巴士的門不一樣,而巴士的位子都劃好了,你也許要站,但跟地鐵的站法不一樣。巴士要你打醒十二分精神,直路轉彎分明,而地鐵總是拖著長長的尾巴。

皮膚乾得快要龜裂,卻只是浮起零星的敏感粒粒。買了好幾對耳環,那位好人的阿姨評說釘得頗高。價錢標得合理,就一口氣挑了四對。笛子買不成了,這樣想來穿耳的好處,比起可以靚靚,實情是可以用幾十元購買快樂,逛街時又可以包覽更多的窗子。說不定那天我會親手做一對耳環

於是又憶起釘耳及其後,如是說不完說不完. Tender is the Night; Save me the Waltz

2012/12/30

(無題)  

我在房間種地雷,身上綁炸彈,活像,活著。

I couldn't cry myself to sleep. I can only keep them dry.

2012/12/28

今夜月明  逸詩應夢(虛假)

今夜月明


任由揹袋的肩帶壓著頭髮偽造綁印
那半邊的身子手上提著一袋麵包卷
今夜月明
預想大道開朗迎來一個陌生男子
封閉的涼亭闖進一箱啤酒和少年
談不開工作、朋友、戀人和月色
我任由手指嗅密碼鎖獨自回家
今夜月明雲薄

2012/12/27

修補習慣  

某個假期的早晨,九時正,我還在被窩已被樓下的鑽地聲吵醒。是的,他們習慣修補。涼亭外圍的紅色地面沒什麼破爛,卻被全面掘起,露出凹凸不平的石屎,涼亭內的老伯、師奶和夜貓逐一撤退,直至兩個相鄰的涼亭皆劃入禁區。涼亭是我棄天橋後的必經之路,今晚路過涼亭時,發現階磚已重新鋪上,不再一式一樣,是表面粗糙的白色石磚,在夜幕下素得像病人的臉色,不及從前的活潑。
這才發現他們喜歡修補完好的事物,埋首習慣中進行修補,形成修補的習慣,以便從反覆修補中發掘破損。

電腦語言:
1.
FACEBOOK的問候語是:
名字,你近來可好?
我不好,我可以每次登入都回答一次嗎?
2.
掃毒系統向我報告:
為了保護你,已自動刪除___程式
感謝你,如果我那樣就不會受傷的話...

以上不過是發悔氣,其實我已經好多了,有時候康復只需要叮一下,然後再叮叮叮

2012/12/26

一個宇宙定律  

當你擁有它時,你不需要它; 當你需要它時,你會找不著它; 當它浮出來時,你已準備忘記它。
也是一個循環

2012/12/26

論文寫到一半  

沒有瓶頸,路一直都很窄,許一人,就只許一人過。
似浪,我期待你來襲,看不見浪白頭時,我就對自己說你不愛了。

論文寫到六成半,戰友手提電腦因為家居狹窄已經飽歷滄桑,我雙眼卻絲毫無損,甚至連眼鏡也用不上。
寫著一篇多餘的論文,用很蠢的方法。有時希望時間能停頓,因為此刻的心境那樣柔美,大概是因為讀了六成半TWILIGHT, 又看了六成半NODAME. 看似只合牛扒的生活熟度原來也很合2012年年尾,YEAR2的SEM BREAK.



teacup.ブログ “AutoPage”
AutoPage最新お知らせ